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剧坛动态
剧坛新作
温州才人
剧  评
秋天的骊歌
发布日期:2013-12-27 发布者:admin  来 源:   点击次数:[2458]
 

 

秋天的骊歌

梅阳

秋天真是一个丰收的季节。昨晚,温州市越剧演艺中心继69日后再次公演了新编大型越剧《大唐骊歌》(原名《大梦长安》)。该剧以故事流畅、场面宏大、演员众多、服装华美、灯光绚丽、音乐悠扬、调度有序、制作精良,一次又一次赢得观众的掌声,为这个秋天捧起了金灿灿的艺术硕果,为戏曲故里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伴随着《长相守》主题曲缓缓响起,笔者随着人流走出温州大剧院,尽管已经是第二次观看了,但是心情仍旧不能平静。

一部舞台艺术作品,一度创作是基础,二度创作是关键。所谓一度创作也就是编剧创作的剧本。好的剧本以矛盾冲突构成情节结构设计的关键要素。正所谓戏剧是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冲突的,没有矛盾冲突就没有戏剧。

《大唐骊歌》从太平公主与薛绍灯市相遇开始,一切矛盾冲突就此而起,所有的情感就此而生。太平爱薛绍,但薛绍已经成亲,而太平却不知晓。为了满足女儿,武则天赐死慧娘,势压薛绍,但又不让太平知晓。失去爱妻的薛绍被强行披上红色喜袍,送入洞房。面对瑾娘的误解,薛绍百口莫辩。在武则天皇权的高压下,薛绍与太平度过了六年同床异梦的夫妻生活。叶儿隐藏身份,后被太平无意中收为义子。薛绍无法面对善良多情的太平和死去的慧娘,挥剑自尽。到了戏剧的结尾,编剧仍不放弃,武则天让太平回家,可太平却说“我是薛绍的妻子,我要为我的丈夫守灵”。就连武承嗣身上也埋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冲突线索,他喜欢太平,却被武则天严词拒绝,于是他迁怒于薛绍,成为迫害瑾娘、逼死薛绍的急先锋。各种矛盾和冲突环环相扣,让这部戏成为矛盾冲突的综合体,同时大量的情感戏蕴育其中。这些矛盾冲突被编剧有机地整合,并不显突兀,加之以爱情、亲情贯穿始终,使整个故事一气呵成,游刃有余。

《大唐骊歌》的编剧是著名剧作家张思聪老师。张老师生性儒雅、知识渊博,具有深厚的戏剧创作功力和异于常人的匠心独运。他对戏剧观众的心理有着深刻的研究,往往能巧妙地设计出故事的整体脉络和每个细节,并根据故事的发展合理地安排人物。更为重要的是他在驾驭整个故事推进的同时,将故事的冲突、矛盾进行合理的构思搭配。从近些年他的《荆钗记》《宦门浪子》到《大唐骊歌》都可管窥一斑。

二度创作是戏剧的关键,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导演。俗话说:“导演艺术就是创造演出的艺术”,是根据剧本,以演员为主体,运用各种艺术手段,将剧本内容转化为活生生的演出形象,使之和谐统一、风格完整地展示在观众面前。该剧导演是国内著名戏剧导演杨小青老师。杨导演员出身,后成为专职戏剧导演,曾担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领导,特别擅长感情戏的创编,大名鼎鼎的《荆钗记》就是她的得意之作。在《大唐骊歌》剧中,杨导再次将她的导演特点和个人风格展示的淋漓尽致。首先她为剧本找到了恰当的表达形式,整部戏的形象和风格符合剧本所表述的中心思想。其次杨导充分调动演员的潜力,指导演员抓住各个角色的性格特点,使其表演入情入理,感情流露真实自然,让观众看完戏后感觉太平就是这样聪颖、娇美、多情、贤良的小女子;薛绍就是这样一个重情义但又心底懦弱、内心极度纠结甚至人格几欲分裂的男人;武则天就是这样霸气十足、视他人如草芥、玩弄权力于掌中同时又不乏母爱的大唐圣后。第三,杨导巧妙调度灯光、舞美等表现手段,为整部戏营造了一个悲喜交集的氛围,让观众不由自主地随着剧情发展惊喜、心碎、气短、纠结、悲苦。值得一提的是笔者与杨导比较熟悉,杨导个子不高,身形瘦小,今年已经70多岁,没见过的人真难以想象这样一部大戏出自一个年逾古稀、满头白发、令人尊敬的老太太之手。有次笔者深入到排练现场,看到杨导手拿话筒,神情庄重严肃,一丝不苟指挥着舞台上下有条不紊地排练,凡她不满意点到的无论是演员、乐队还是各部门工作人员,无不小心翼翼、认认真真,丝毫不敢懈怠,其敬业、专业的素质让笔者赞叹不已。

《大唐骊歌》两次在温州大剧院公演,笔者对二度创作中戏曲舞台的运用有了新的认识。传统戏曲舞台的一个重要的美术特征,即它的“虚拟性”。虚实是舞台美术设计一个关键问题。戏剧舞台的设计就是运用实的布景为虚拟的戏剧服务,即做到“四个统一”。一是似于不似的统一,二是神似与形似的统一,三是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统一,四是有限空间与无限空间的统一。《大唐骊歌》的舞台,虚实结合的异常完美,皇宫、寺庙、假山、坟茔等,实的时候让人置身其中,虚的时候则让人留下无限想象空间。比如第一场在皇宫中选择驸马,巍峨的宫殿、华丽的装饰,威武的士兵、雄壮的音乐无不昭示了盛唐的气象,尽管是有限的空间,却为观众留下无限的想象。又如慧娘被赐死一段,几条白绫、两束白光,再配以悲凉的音乐和甲士“时辰已到,慧娘上路”低沉的呼喊,一幅催人断肠的场面就此出现。紧接着,同样还是悬挂的白绫,但是白光切换成红光,白绫变成红色的绸带,一幅洞房花烛夜的场景又呈现观众眼前。如此虚实的更迭,让观众瞬间由悲入喜,心灵的震荡不言而喻。此外,温州大剧院现代化的舞台设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舞台上的布景通过车台运转瞬间“移步换形”、错落有致,大大节省了舞台布置的时间,加快了戏剧推进的节奏。

     纵观本剧,无疑是近些年我市戏剧创作中少有的精品力作。据了解,《大唐骊歌》此次公演后将赴杭州参加省第十二届戏剧节,并将作为开幕大戏拉开明年在温州举办的第三届中国越剧节的序幕。笔者查了百度词典,“骊”是指纯黑色的骏马,这是否寓意着《大唐骊歌》将在上述重要文化活动中成为一匹获胜的黑马呢?不管怎样,笔者和全市戏剧爱好者们一起衷心预祝《大唐骊歌》取得优异成绩,祝福这首秋天的骊歌更加悠远、绵长。

 
上一篇: 长歌当哭未央宫
下一篇: 一阙爱之骊歌 ——新编越剧《大梦长安》...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