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剧坛动态
剧坛新作
温州才人
剧  评
长歌当哭未央宫
发布日期:2013-12-30 发布者:admin  来 源:   点击次数:[2208]
 

                                                                                                                            王仁杰

 

近年来,本以为后继乏人的戏曲编剧队伍,突然井喷似地出现了很多"才子才女",时不时有佳作问世而令人惊喜。我时常在拜读他们的作品之后,为戏曲薪尽火传而庆幸。也许是十三亿人口基数太大,江山代有才人出?也许是千年戏曲积德太厚,不该式微?编剧队伍的后继有人,仿佛如有神助。今年上元夜,在泉州梨园剧院,我与傅谨先生相遇,谈及此事,傅先生说:"二十年前决不曾想到有今日此光景!"是同一慨也。

而蒋胜男无疑地属于"才女"之列。她写戏,亦写小说、影视、杂文等等,检点所写文字,竟有三百多万之巨。影响最大的,是她的"大历史系列"。我读过她的《夏商周》一书,为叙事之古之繁,论史之精之辟,别开蹊径而又不失对历史文化的"温情与敬意",深深折服。以此笔力写历史剧、历史人物,必驾轻就熟,如鱼得水。果然,在读《未央长歌》之前,读了她的长文《皇后吕雉》。一戏一文,不知孰先孰后,然比较《史记》,人与事,无一有违史实。我个人特别喜欢这样的历史剧。不戏说乱说,观众看后可知历史大概又受启迪,不受误导。历史的丰富性远非现代人所能想像。知史者不但大事娴熟于心,亦对其细节十分了然,这样的话,构思的天地必十分广阔,何有束缚?当然,我不是说蒋胜男已臻此境界。但她写吕雉写刘邦戚夫人及他们的后辈,是有史可证的,也是好看的:"舍身救女"、"镬鼎分烹",写楚汉之争的酷烈,在帝业面前人命亲情的无足轻重。吕雉为农妇为人母的本性未泯,而"流氓"出身的刘邦,已被严酷的战争变成非人了。"分我一杯羹","心肠不硬事难成,人欲烹翁尚索羹"(戴名世诗),令千古不寒而栗,亦为未央宫日后惨烈的斗争留下伏笔。接下来的"汉宫相争"、"惊变决战"、"刘邦驾崩"、"刑戚惊子"、"权势人伦",层层推进,高潮迭起,无不惊心动魄。而"终场"则别开生面,让胜利者吕雉面对一对天真儿女和刘邦、戚夫人的鬼魂,展开灵魂的碰撞。有很多内心独白,引人深思。总之,矛盾冲突有之,情节跌宕起伏有之,人物复杂心理刻画亦有之,戏剧性诸要素全备。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宫廷戏"。中国历朝历代宫廷斗争,以汉初为最烈。刘邦死后,吕氏专权,行黄老之无为而治,国家还是安定的,经济还是发展的。但宫廷内、君臣间的杀戮争斗却无比残酷。历史地看,古代社会的宫廷内斗,很少波及民间社会。然立储之事,则事关天下社稷,你死我活。孰是孰非,甚难判断。吕雉于刘邦死后,残害戚夫人为"人猪",杀如意于龙床,令人发指,但作者的同情,还是大多给了她。千秋公案,蒋胜男评说,有何不可?而蒋胜男又并非简单地演绎这场宫廷斗争。她的成功之处,是把这一切,放在权力与人性之水火不相容的现代视角中,自始至终加予拷问。权力使人亢奋,无节制的权力也使人坠落使人变成野兽甚至野兽不如。刘邦如是,吕雉亦如是,古今中外人物,亦概莫能免。我们在舞台上诉说这一切,但如果自身卷入这浑浊的旋涡,谁敢保证出污泥而不染呢?

蒋胜男有学者文人的学养与秉赋。这对于她写戏大有增益。但"学者"的理性,有时也会用固有的惯性思维,不由自主地把我们引向构思的歧路:用人物形象与故事情节,去"艺术地"解释概念。故事演绎得完美无缺,人物形象也颇饱满,更揭示了宏大的思想主题。但总觉套路有些旧,直白而不曲,缺少匠心独运的构思,因而削弱了应有的感染力。《未央长歌》是一好作品,但多少有这"毛病"。如果能充分地用作者的才华,为"镬鼎分烹"这样的重要情节构思更好的"戏"更生动的细节,人物心理刻画,不但有吕雉的,还有刘邦的,是否更感人?"刑戚惊子"也大有可为,可惜笔力未臻极致,不够震撼。终场则有话剧化之嫌。而有些曲词也写得不够用心,押韵、平仄都有粗疏之处。这些意见,还是那句套话:仅供参考。想起自己的创作,一些毛病也同样犯的,竟有些汗颜了。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 秋天的骊歌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