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剧坛动态
剧坛新作
温州才人
剧  评
寻找现代戏曲的生长点
发布日期:2013-07-06 发布者:admin  来 源:   点击次数:[2041]
 

叶志良

20多年前,曾经有人对中国戏曲作过忧虑式的诊断,认为在上个世纪末戏曲消亡将成为不争的事实。这一论断,一度使中国戏曲危机四伏,戏曲将作为博物馆的艺术似乎己成定局。但事实上,戏曲在一片消亡声中,仍然顽强地生长着。随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戏曲有着继续发展深入的巨大空间。尤其对于浙江戏曲来讲,戏曲有着无限的生机和蓬勃发展的可能。无论从它的近几十年的历程,还是从它当下的生长态势,均呈现出良好的势头。
一、主题的现代阐释
寻找现代戏曲的发展途径,无法回避对主题的现代定位。建国初期,一些传统旧戏面临着新中国的意识形态,曾经有过场面宏大的主题改写。浙江的《十五贯》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以至于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都感叹“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其实何止一个剧种,《十五贯》的主题的重新定义,带动了整个国家的旧戏改革,给中国戏曲的现代化带来鲜活生气。同样,在近几十年的艺术发展过程中,对主题的把握,仍然是激发戏曲健康成长的重要因素。很多戏曲艺术工作者作了有益的尝试,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在旧戏改造中,主题置换必须符合社会文化语境的变化。譬如“双阳与狄青”的故事,在戏曲长河中就有京剧的《珍珠烈火旗》、杂剧的《刀劈史鸦霞》、越剧的《狄青三取烈火旗》、梆子的《昆仑关》、绍剧的《追狄》以及婺剧的《昆仑女》等多个剧目。学者对当代新编婺剧《昆仑女》给予很高的评价。戏曲评论家周育德先生在观看该剧后说“老戏老演会失掉观众,现在大家都在研究推陈出新的问题。事实上,老戏想要出新很难。40年前浙江婺剧团由郑兰香主演的婺剧《双阳与狄青》进京演出,在当时戏曲界引起轰动。如今再在这出已很受欢迎的婺剧传统骨子老戏上开掘创新,这本身就是一项很难的工作。事实上双阳公主这一题材的戏许多剧种都有,像京剧就有《珍珠烈火旗》。改编后的婺剧《昆仑女》我认为比京剧剧本好。在剧作主题和思想倾向上,《双阳与狄青》中已有宣扬民族和解、大家庭的倾向。现在《昆仑女》弘扬民族团结的主旋律无疑更明显,编剧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很好……”显然新编婺剧《昆仑女》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这是赢得作品认同的一个重要前提。
主题的改写,其实是文化改写的重要标志。这是当代人的一种文化阐释活动。传统戏曲题材在不同历史环境中的重新阐释,它的每一次的主题的设定,都是剧作家以新的视角作出的合理的创造,是一个适应时代要求的积极的创造性的过程。不仅旧戏改造如此,在对其他文学作品的改编中,主题的改写也是十分重要的话题。
上个世纪末,一出越剧《孔乙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我个人对此持肯定的态度,因为它重审了—百年前的知识分子的状态。这个剧作是根据鲁迅先生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原来的小说,描写的是一个被封建文化毒害的知识分子,一无是处,俨然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但越剧根据当下的文化语境,对主题作了现代性的阐释。剧作把孔乙己处理成—个在特定时空中的文化坚守者,他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有着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责任。尽管主题的设定遭到了—些专家的批评,但对人物性格的重新把握和主题的深化,应该说是—种非常成功的实践。柔石先生的小说《为奴隶的母亲》编剧罗怀臻成功地改编成甬剧《典妻》。原小说是一个左翼小说,其革命性昭然在目。一个女人,在万恶的旧社会,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通过人只是一个生育机器的描写,揭示阶级的罪恶。而甬剧《典妻》则从人性的角度入手,揭示了一个女性的人性悲剧。她是妻子,她有两个丈夫,但她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丈夫,而是在两个男人之间“典”来“典”去;她是母亲,她有两个儿子,但最终她不能拥有孩子,她在两个孩子之间颠来颠去。这是一个女性的最大的悲剧。主题的置换,冲淡了原来的政治气息,而增强了人性的力量。
二、表达媒介的新的综合
一般来说,戏剧是综合的艺术是不言而喻的,它是语言艺术与造型艺术的综合。但我们这里所言的表达媒介的新的综合,则是超越戏剧原来综合的更深的综合。可以说,近几十年来的戏剧的新的综合,使戏曲演出别开生面。
浙江京剧团的神话京剧《宝莲灯》,这出集传统现代、时尚古朴于—体的大型神话剧,在京剧的武打上进行了巧妙有机的兼容并蓄,吸纳武术、杂技、体操等各门类艺术的各种技巧为京剧武打所用,技巧上更显真实而精彩,使剧中各情节的武打都做到“稳、准、狠、脆、帅、漂”;无论是高空的“威亚”飞人,还是格斗中的真刀真枪开打,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同时剧作还继承、保留了盖派的精美绝技,如沉香出场和劈山的走边、耍斧及与师傅的载歌载舞等。该剧入选国家舞台精品工程。浙江京剧团的《王者俄狄》把希腊悲剧以中国戏曲的舞台直观形式展现出来。飘舞的血红超长水袖、飞旋的京剧甩发、惊险的武打跟斗、婉转动听的咏叹唱腔,再加上精美华丽、极具中国风格的京剧服饰,刷新了沉闷的视觉感觉。
上海戏剧学院孙惠柱教授说:“就故事情节而言,《王者俄狄》的改编与原著并无多大出入,说的是一个理想化的英雄毁灭的历程。但是,巧妙地运作时空流程,细腻地呈现主要人物的思想情感,夸张地营造气势氛围,则彰显出东西方戏剧在戏剧美学风格上的差异和不同。这是《王者俄狄》在此次国际戏剧节中深深吸引国外观众的亮点。《王者俄狄》用顺适中国戏曲叙述自由、时空跳跃、场景空灵的独特表现手法,充分发挥了京剧的虚拟性、假定性的美学品格”。《王者俄狄》充满着其他的艺术元素;如“神巫舞”的诙谐、“奔马舞”的英武、“刺目舞”的凄美等。浙江曲艺杂技总团的魔幻剧《美猴王》中,“孙悟空”跳起街舞,“白骨精”出场时穿着性感的三点式衣服。而全身金光闪闪、千手万臂的“观音”出现时,许多人都以为欣赏到了美轮美奂的舞蹈“千手观音”。谁知道,那“观音”居然将头顶在地上,双腿朝上,做出各种优美的动作来。演员们谢幕时,拖着长长胡须的“少林方丈”煞有其事地走起了猫步;“观音菩萨”手拿净瓶,扭起了屁股;愣头青“沙和尚”走到台前向观众抛起了媚眼,穿着T恤牛仔裤、带着猴王头套的“孙悟空”则跳起了街舞;在他们身后,其他“武僧”表演起了“太空漫步”……事实上,以“魔幻”为名的《美猴王》就是要观众惊奇。这出用魔术、杂技等艺术样式包装出来的“西游”故事,试图带给观众全新的舞台体验,考验的是台上台下的想象力。杭州剧院的越歌剧《简爱》,既是越剧也是歌剧,故事还是那个著名的故事,但表达载体和运作模式极为新鲜。剧中元素非常丰富,以唱为主,形式很像歌剧,也有歌剧唱段,音乐用了交响乐伴奏,中间还有钢琴。舞蹈演员有的在台上只有一句词甚至没有台词。这种嫁接,使《简爱》具有中西融合的气质。
形式上的各艺术元素的拼贴和重组,无疑给戏曲争取了更大的表达的自由和想象的余地,充分的形式感是表达内容的必要载体和手段。
正因如此,现代戏曲在主题与形式上达到高度的谐和,在继承和创新上形成高度的共识,在艺术美与观赏性上双美并举,寻找到戏曲既立足本源又触摸未来的发展基点。这是现代戏之所以不灭的重要原因。


(叶志良,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上一篇: 越剧与现代戏
下一篇: 现代戏期待新的突破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