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名家名段
名团名剧
瓯剧研究
昆剧研究
越剧研究
木偶剧研究
其他戏剧研究
木偶是工具 动作是生命——浅谈木偶剧的表演艺术
发布日期:2013-05-28 点击次数:[2237]
 

  ——浅谈木偶剧的表演艺术
杨 轲

 

 

 


“戏剧以其表演故事而言,虽为艺术再现,但原则上实为用人为摹仿,而傀儡戏和影戏则系用工具来摹仿。”(周贻白《戏剧论文选》)
戏剧理论家的寥寥数语,道出了木偶表演艺术(傀儡戏即木偶戏)的真谛、木偶戏与“人戏”表演艺术的区别所在。
□结构与特征
在话剧、歌剧、舞剧、戏曲、影视等“人戏”表演中,尽管演员用自己的头颅、躯体、四肢和声音塑造剧中人形象,演员和剧中人是合二而一的,我们暂且称它为一元体创作结构。
而木偶戏表演时,操作演员藏在幕后,以线、杖、指操纵木偶表演,观众看到的是剧中人木偶形象。如果没有木偶,就没有了剧中人。如果没有操作演员,木偶只是一件造型工艺品,构不成表演艺术。足见,木偶戏是以人(演员)使用工具(木偶)的创作方法,完成表演艺术的,是由演员和木偶两个实体共同完成的。故而,木偶戏表演是二元体创作结构。
虽然创作结构不同,演员对角色的感受、体验与理解,却是一致的。木偶戏演员与“人戏”演员一样,要深刻分析、充分理解故事的时代背景、剧本的风格样式、人物所蕴含的哲理与启示,并充分把握好角色的内心世界、外部状态,以及性格特征与兴趣爱好……。然而,进入体现阶段,二者就大相径庭了。“人戏”演员凭借心灵窗户的眼睛、丰富多彩的面部表情、千变万化的肢体动作、生动而富于情感的声音去塑造剧中人,甚至忘却自我、舍弃自我,将自我溶化在角色之中。体验派导演大师要求“演员自我必须死在角色中”。(斯坦尼《演员自我修养》)
木偶戏表演则不然,演员在找准自我感觉进入角色,涌动着剧中人激情的同时,则要冷静地运用线、杖、指娴熟而又高超的操作技巧,将剧中人的情感、智慧、性格、状态等等一切喜怒哀乐,淋漓尽致地传递到木偶的各个部位,在传递的终点——木偶的动作中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
此刻的木偶戏演员,始终处于激情加冷静的创作状态,用精心设计的夸张动作,将一个无生命的木偶,演绎成富有思想情感,有血有肉的“活”的舞台形象。
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动作起源于心灵。能把个人的性格、思想和目的最清楚表达出来的是动作。”导演艺术家梅耶荷德也认为:“动作在戏剧表演创作中,是一种最有力的表现手段”。
动作是木偶戏剧中人的生命、是灵魂,是木偶戏表演艺术最重要的特征。
(一)演员对木偶表演动作的选择,是在现实生活动作的基础上,根据不同品种、不同风格、分别借鉴戏曲传统程式、卡通、舞蹈、哑剧、漫画等样式,应用木偶表演艺术规律而创造出来的独具木偶特色的动作语汇。它不是机械而又死板的符号,也不是单纯的耍弄技巧,应该是演员深入理解剧中人,将剧中人的内心活动、思想情感,在一招一式的动作中精确地表现出来;
(二)木偶动作与现实生活相比,与“人戏”相比,动作幅度更大、更突出、更夸张。借助突出夸张的形体动作,用以弥补木偶体积小、面部表情不足的弱点;
(三)木偶戏表演离不开少而精的台词,形象生动、节奏鲜明的音乐,充满情趣的布景道具、灯光音响及舞台特技等艺术手段,营造剧中人的生存空间和环境气氛的变幻,展示人物情感交流,思想、性格的碰撞与冲突,不断推进剧情的发展;
(四)木偶戏表演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能人之所不能”。木偶造型是在幅度夸张,木偶动作也是无限制变化;孙悟空能钻进铁扇公主的腹中“大闹天宫”;大懒鬼几寸长的魔号,越吹越长,长到数丈伸出台外;凶残的丈夫将妻子推下悬崖,幸被神爷的巨手接住,神爷的另一条手臂,越伸越长,伸到舞台另一侧的幕内,将逃跑的凶手抓住;吃香喝辣的赃官,贪得无厌的肚子越鼓越大,顶塌了房屋,撑破了肚皮,露出了肚子里堆积如山的赃物钱财等等。这些超常人的形体动作,从生活角度看,是不真实的,但在神话仙境、童话世界里,在木偶艺术王国里,是真实可信的,这是木偶艺术的真实,亦是木偶表演艺术孜孜追求的情趣与魅力。
□工具与穿线
我省唯一的专业木偶艺术团体——平阳木偶剧团,拥有提线、杖头、布袋、人偶四大木偶品种,1979年,首创“一出戏在同一个舞台上,提线木偶为主,杖头、布袋、人偶为辅”的演出样式。1980年遴选晋京参加全国木偶会演,被专家、同行誉为“成功的改革创新”。直到今天,该团还一直坚持“提线木偶为主”的创作方针。
为此,笔者就重点谈谈提线木偶。
提线木偶的表演工具由三部份组成:铲状线板、木偶人物、深色丝线。
1、铲状线板:是用木板或竹片制作而成的,形似家用饭铲,前端是宽宽的铲头,后部是窄窄的铲柄。线板四周布满细孔,以供穿线用。线板上方正中,置有竹枝杈或铁丝制作的挂勾,以便提线操作和悬挂。故而,也有人称线板为勾牌。
2、木偶人物:由木偶头、体胎和四肢组合而成。用纹密质软量轻的樟木或梧桐木,精细雕刻出剧中的头像。颅内掏空,一为减轻偶重量,二可暗藏操作机关。颈项呈园锥形,以利于偶头仰俯摆首等动作。古时用竹篾扎制体胎,后来改用铁丝,现在都用泡塑了。原来胸腹一体,现在拦腰截断,更显动作灵活、体态优美。双手臂以木条或铁丝为骨,包上泡塑,打磨出肌肉感。腿有软硬之分,软腿是用布条结索而成,多用于腿部无动作幅度的角色,如传统戏中的小旦、老旦等。硬腿制法与手臂同。由于泡塑的应用,木偶女性可着泳装,男性可穿背心短裤了,木偶手有活指手、握刀手、耍枪手、拿物手、一般手等,应根据木偶动作需要,选择安装。木偶鞋靴用木刻成,内部掏空,减轻重量,以利提线。钉上软质鞋底,以免动作时与台板碰出声响,增加摩擦,减少打滑。木偶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化妆,着装、修饰……。
3、深色丝线:应选择质地紧密无张力,粗细均匀不反光的丝线。必须能承受木偶体的重量和提线的作用力。比绣花线略粗为佳,染紫酱色为宜。据说,也有用深蓝色丝线的。
根根紫酱色丝线的上端,按布局分别拴在线板的细孔里,木偶体前面的线,大都拴在铲头,后部的线则拴在铲柄上。丝线的下端分别系在木偶的头、背、腰、臀、腹及四肢的上下臂、大小腿、脚背、脚跟、肘、腕、手、指等部位。操作演员一手平提线板,木偶即成挂体且能平衡站立,演员另一只手牵控丝线,木偶肢体便会随线而动,做成各式生动细腻、精彩丰富的动作……。它多么像动物体里的家庭神经系统呀!神经末梢延伸到体内及四肢的各个部位,演员双手便是脑部的动作神经指挥中心,是木偶动作操控和力的来源,赋于木偶人物的生命和活力。
用根根丝线将木偶与线板有效串联的工作,叫“穿线”。它是提线木偶表演的一道极为重要工序,是搞好提线不可或缺的基础与保证。演员必须亲历亲为,找准穿线位置,练好线的手感。有道是“线穿准,偶身稳,举手投足假亦真,动作灵巧会传神。”“线穿错,偶遭祸,撇脚塌手背罗锅,线缠肢搅变秤砣。”提线难一千,穿线难一万。”为了搞好“穿线”,必须关注以下几点:
(一)预埋“机关”线:
一俟人物造型设计图敲定,交付制作之前,导演与演员必须向偶头雕刻师和偶身制作师交待清楚:该木偶有哪些规定动作,必须预先设置内部“机关”:演员表演时,提线启动内部“机关”,自然带动木偶的外部动作。如:“飞眉眨眼”“明眸转动”“鼓腮蹶咀”“张口吐舌”“变脸换装”“腹中显物”“颈肢伸缩”“扇耳翘尾”等等。这些暗藏的“机关”,应与木偶制作同时完成,并将偶身内部的“机关”控制线,引到木偶体外,以便演员穿线时,将其与线板连接。
倘若事先考虑不周,待木偶制成后,又心血来潮,执意加进内部“机关”,势必要开腔破颅、大动干戈,制作精美的木偶就要遭罪受灾了。导演、演员务必认真对待“机关”线的预埋,以免给艺术创作带来欠缺和遗憾。
在平阳木偶剧团,“机关”线与线板的连接,大都采用透明尼龙细线,以示与丝线的区别,让演员看得清,分得明。
(二)首穿“千斤线”
“千斤线”亦称“主线”或“上线”。顾名思义,功能不可小觑。它承载着木偶体的重量,掌握木偶的平衡,控制木偶的基本姿态,业内尊称“定盘星”。
“千斤线”是由三根线组成的。在木偶头左右耳上方的头颅上(距上耳廓约1-2公分处)分别钉上不超过1公分长的竹签。各系上丝线,(并在签上绕几圈,以便日后随时调节)两根丝线的上端,按舞台表演所需长度,分别拴在线板铲头两个后座犄角的细孔里。此刻平提线板,木偶虽已头正、肩平,但前后还会摇摆晃荡。“千斤线”的第三根线,线的下端系在木偶后背颈脖下方的脊椎处,线的上端拴在线板铲柄末端。平提线板,拴线点和系线点均呈三足鼎立之势,木偶重量承载及稳定性,便万无一失了。毋须提线,只要摆弄线板,即能完成木偶的俯仰摆首、左顾右盼等表演动作。
如果表现木偶人物的鞠躬动作,只须翘起线板铲柄,必定会提紧第三根的脊椎线,自然会放松颅旁二线。这样,木偶背部自会弓起,偶头必定低垂;假如表现趾高气扬的劲头,反之,只须翘起线板铲头即可。
(三)再穿常规线:
中国古老木偶戏,以唱为主,木偶只是伴唱或插科打浑的道具,当时的提线木偶只有三根线,一根主线,外加左右双手各一根线。生角的双脚自然垂挂,依靠与地面的摩擦阻力,一前一后往前挪动,旦角干脆不装腿脚,用裙裾遮掩……。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千百年的变迁,人们的观赏情趣亦随之改变,从“听唱”变成“看戏”,木偶从“配角”逐渐成为舞台的主宰、表演的主体。木偶人物形象愈趋丰富,动作越加生动细腻,“线”亦相应增加。现在的提线木偶,为完成躺蹲起坐、行走跑跳等常规动作所需要的常规线,多达15根,双上臂2根,双下臂2根,双手2根,双大腿2根、双小腿2根,双脚2根、双脚后跟2根,腰1根,加之3根千斤线,共达18根线之多。
以上所述的“上臂、下臂、大腿、小腿……,”只是穿线部位,具体穿线点,要靠演员检验出木偶关节连接的灵动程序、每截肢体的重量均衡,运用力学原理,根据木偶人物的动作需要,反复测试出精确的穿线点。
每个木偶并非都要将常规线穿齐,应视木偶动作而定,有则穿,无则罢。
(四)按需慎加线
在“人戏”表演中,一些轻而易举的动作,对木偶而言,却存在着很大难度。如:举杯端碗、握笔写字、拿放物体、拍球踢踺,挥旗招手、耸肩扭臀、舞蹈杂耍等。另有凸显提线技艺的撑雨伞、耍折扇、抖帽翼……以及木偶小品《车技》、《耍猴》、《舞狮》、《徐策跪城》、《济公活佛》等等,无不依靠加线,才能完成一整套高难度动作的。
除千斤线、常规线之外,为完成难度动作而加穿的线,称特技线和辅助线。
平阳木偶剧团原团长、现任技术指导的卓乃金老先生,曾在《时针飞转》一剧中操作大懒鬼一角、为完成提魔号、吹长魔号至数丈;偷香蕉、一瓣瓣剥蕉皮、一口口吃蕉肉、扔蕉皮等等一系列高难动作,该木偶穿线多达32根,创下了该困的历史之最,就全国提线木偶而言,也是绝无仅有的。参加省戏剧节,荣获表演一等奖。
诚然,特技线并非加得越多越好,一切要从解决难度动作的实际出发,反复揣摩,谨慎测试,该加的一定要加,可加可不加的,坚决不加。提线演员都知道,线越多,提线难度越大,多一根“盲肠”线,就多一份累赘,多一个隐患。
“大懒鬼”的32根线,是因为它的动作难度大且繁杂,它的成功,更凸显卓乃金老师精湛的提线技艺。《水漫金山》中的小沙弥,卓老师只加穿了两根肩头线,恰到好处地运用单耸、齐耸、轮耸、半耸肩头,把小胖和尚的幽默、胆怯、幸灾乐祸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一举夺得全国木偶会表演一等奖。
木偶线虽已穿齐,并非万事大吉,必须进行反复调试、修整,做到尽善尽美,提线时方能得心应手、万无一失。
□传感与提线
提线木偶古称悬丝傀儡。据史料记载:公元712年,爱看傀儡戏的唐朝玄宗皇帝,曾为悬丝傀儡戏写下一首七绝《咏傀儡》:
刻木牵丝作老翁,
鸡皮鹤发与真同。
须臾弄罢寂无事,
还似人生一梦中。
有诗为证,早在一千二百多年前,我国提线木偶艺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以假乱真的造型制作及梦幻般的提线技艺,迷倒了见多识广的朝廷皇上,且让他雅兴大发,吟诗抒怀,感叹不已。
“刻木”为老翁造型,给演员提供“鸡皮鹤发与真同”的优质表演工具。“牵丝”是给老翁提线,演员以高超的传感技艺,赋于无机木偶“与真同”的生命,达到“人生一梦”的艺术效果。
就提线木偶表演艺术而言,造型是基础,提线是关键,二者互补,相辅相成。一个成功、精美的木偶造型,会激发提线演员的创作热情的成功的信心;演员精湛的提线技艺,能让木偶动作更加情感充沛、挥洒自如,使无机木偶更显勃勃生机。
提线是精细的遥控传感技艺, 是牵控木偶动作,传递人物情感,塑造“剧中人”的重要手段。为圆满完成表演创作,演员必须具备(1)深刻、准确的角色体验。(2)稳定的臂膀功力和灵巧的腕、指手感。
(1)深刻、准确的角色体验:
提线演员的角色体验,不仅要深刻分析、准确把握剧中人的心理、情绪、性格以及它们的变化过程和特征,更应该具体想象这些变化过程与特征,所表现的木偶外部姿态与形体动作,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能准确、生动、传情且极富美感地表现出来。
提线演员的角色体验,比“人戏”更难,因为“人戏”演员是用与生俱来的形体动作或传统程式去表现剧中人,而且感情的表达方式,都是人类本身具备的。而提线演员的体验信息,必须依赖于演员的双手,通过长长的丝线,以娴熟而又高超的技巧,遥控传递到木偶各个部位,化作情真意切的木偶动作语言,才能塑造出生动而充满活力的木偶人物形象。
(2)稳定的臂膀功力和灵巧的腕、指手感。
这是提线演员完成传感技艺的基本功力,稳定的臂膀是指演员握线板手的臂膀,它提载木偶的重量,操控木偶体态及其变化,把握木偶活动的高低、方向与路线,它必须稳定有力,控制得当。灵巧的腕,指手感是指演员双手的腕与指,它们必须柔软灵巧、张驰有致,牵动根根丝线,操控木偶肢体做出各式形体动作。
演员一手握线板,一手提丝线,他(她)的双手在木偶每个动作的方向、幅度、力度、速度、节奏、细节等诸多方面,必须高度默契、和谐、协调,使木偶体态与肢体动作有机结合、浑然一体。优美动作能够充分展示,角色的心理、情感得以完美表现。
(一)木偶的“线”
提线木偶的“线”,是木偶人物的命脉,共分上线、中线、下线三个部分:
(1)千斤线称上线,它平衡偶身,操控木偶体态、承载木偶重量,还能完成仰俯摆首、左顾右盼等动作;
(2)手、小臂、上臂、腰部的线称中线,用二举拿丢抛、拱手弯腰、拍球摔跤等动作;
(3)脚、小腿、大腿线(若加腹线,亦居此列)为下线,完成行走跑跳、踢蹬踩跷、攀爬登高等动作。
诚然,木偶人物的所有动作,都是上、中、下三线联手,共同完成的。
(二)演员的“手”
它是木偶动作的启动机、传感器和动力源。
握线板操作上线的手称“正手”,另一只牵控中,下线的手为“副手”。演员必须学会左右开弓,两只手都能胜任正、副手,且能快速交接、转换。只有这样,木偶才能调度自如、游刃有余。正手握线板时,掌心朝下,用大姆指和食指左右扣住线板,腾出中指、无名指和小姆指,助副手提线。
(三)“状态”与“要领”
△演员操作状态、臂膀硬,腕指软,肢体悄做偶身段;
△三线操作要领:上线硬、中线软,下线切莫荡秋千。
演出过程中,演员始终生活在角色里,不断进行角色体验,也会情不自禁地在他(她)们的外部动作中显露出来,为了不影响操作,演员只能“肢体悄做偶身段。”
与此同时,演员的正、副手不断地将体验信息向木偶传递,在传递过程中,演员操作状态与木偶三线是相互对应、密切关联的。只有正手臂膀平衡、硬朗,才能“上线硬”,上线操控着木偶头颅和主心骨,掌握着木偶的“地平线”,如果臂膀功力不济,提得高了,木偶就会双脚离地成为“飞人”,提得低了,木偶就会绊脚,打转甚至摔倒;只有正副手的腕、指柔软,才能让“中线软”“下线松”,木偶的腰肢才能弯曲自如、轻柔优美。下线宽松却不能失控,若像晃荡的秋千,木偶下肢就会患“软骨病”甚至瘫痪。
(四)操作的“难”
提线木偶特殊的舞台条件,给演员表演带来很大难度。在平阳木偶剧团的铁架天桥舞台上,从线板到木偶脚根的最长线是2.80米,最短的两根颅侧千斤线为2.05米,儿童造型的最短线是2.35米,演员观察自己操作的木偶,必须低头俯视,也只能看到木偶的头顶、双肩或后背。演员是在木偶背后,居高临下遥控操作的,木偶人物的情感传递、动作转换、状态变化等,效果难以目测,全凭演员的自我感觉与基本功力,借助于敏锐手感,摸线、抓线、捋线,捏线,运用提、挑、勾、顿、甩等等手法,演绎着大千世界的人世百态。
(五)提线的“功”
操作技艺的基础训练——提线八法:
提  正手臂膀微曲端平,掌心朝下平握线板。上线垂直收紧,将木偶提得端端正正,久立台板,不得出现头偏身歪或晃动瘫塌现象。
正、副手交换时,上线不能放松,木偶脚不能悬空而离开台板。
据提线木偶表演艺术家卓乃金、黄泰生等老前辈回忆,他们学艺之初,老师让他们提起与木偶同等重量的砖块,保持正确姿势,每天坚持三至五小时,待臂膀耐力有所长进时,又让他们提着同样重量的水碗走园场,不准有滴水溢出。久而久之,练就了他们耐久、平稳的臂膀功力。
转  副手收拢中、下线,捏于指间,正手转动上线,即可完成木偶转身动作;
挑  有轻、重之分。
轻挑:上线与中线均由正手掌握并收紧,保持偶身端正,副手则以中指、食指交替,轻轻挑动左、右脚线,木偶就会徐步缓行或是疾步轻盈,用于老人、稚童和传统戏中的花旦;
重挑:中线回归副手,副手大幅度挑动脚线,还得操控手、臂线,相应摆动手臂。正手上线配以适当的体态动作,木偶就会方步端正、跑跳轻松、大步流星。用于青年、顽童、传统戏中的文官武将和倜傥书生。
勾  副手勾起腰线,并提起手、臂线配合,正手的上线下“压”,便可完成木偶的弯腰、前扑等动作;若副手勾起腹线,即可完成木偶的后仰、下腰等动作;
甩  副手入放开中、下线,握板正手大幅度快速扭转,或用正手握住线板勾,稍使劲让线板快速旋转一周,与旋转同时,握勾正手将线板稍提起又放下,用以表现武打翻跟斗、翻身落马等动作;
旋  是“甩”的一种方法,线板多次连续旋转,表现双方对阵砍杀;
顿  副手勾起腰线,不规则左、右晃动,提起脚、腿线,不规则搓步前移,上线按动作节奏相应配合,一顿一挫,一挫一顿,用以表现受刑者举步维艰,逃难者步履踉跄,年长者老态龙钟;
抖  正、副手在操作时,加上微微“抖动”,表现木偶人物寒冷打颤、惊吓害怕等动作,传统戏中性格轻浮的丑角,有时也有节奏地加用“抖”。
“梅花香自苦寒来”,娴熟、高超的传感操作技艺,是演员们几十年如一日“掌不离板、指不离线”练就的。是几十年演出经验的结晶。“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亦是提线演员的警语和座右铭。

(杨轲,原温州市艺术研究所一级导演)
 

 

 

 

 

 

 

 

 

 

 

 

 

 

 

 
上一篇: 平阳木偶造型制作技艺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