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名家名段
名团名剧
瓯剧研究
昆剧研究
越剧研究
木偶剧研究
其他戏剧研究
木偶剧是美术剧
发布日期:2013-07-06 点击次数:[2162]
 

杨    轲

木偶剧的舞台布景、道具、灯光所着力烘托渲染的主体,是人物造型设计师与雕刻家共同创作的木偶。木偶与布景、道具都是艺术家的“物质”造型,两者融为一体,同属舞台美术范畴。木偶与布景、道具间的相互适应,不存在真与假、虚与实的矛盾。它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创造有别于真人演出的戏剧样式,并为此开辟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
木偶艺术家虞折光先生曾说:“木偶艺术很大程度上是戏剧与美术的结合,不少木偶艺术家本身就是画家、雕刻家,有很高的美术造诣与各异的创作风格。尤其是漫画艺术,在木偶艺术中,占很大的的主导地位。”
一、夸张变形的人物造型
一个精美的木偶,如果只是静止不动,充其量也只是一件工艺美术品;如果能够眨眼、张嘴、举手抬腿的,便成了孩子们喜爱的玩具。倘若能够做出各种动作与姿势,表现出惟妙惟肖、出神入化的心理状态,就是独具魅力的戏具。木偶剧是儿童们喜爱的剧种,人物设计师与雕刻家,主要是以儿童的心理与视角,以及儿童的观赏习惯来把握剧中人的性格特征,把教具、玩具、戏具三种艺术因素组合在一起,强调趣味性与幽默感,力求创作出新颖别致、引人入胜的人物形象。
木偶的体积小,以平阳木偶剧团的提线木偶为例,成人造型的木偶最高80公分;儿童造型的木偶仅有50公分左右,在通常演出的有效距离内,观众难以看清木偶的五官和一些细微的表演动作。木偶没有内心活动,更没有能够变化的面部表情,剧中人所要表达的情感与行为,都是用夸张的、大幅度的肢体动作来完成的。与这一动态夸张相适应的,就是木偶的形象夸张,根据不同人物的不同特点,应用夸张手法,在外形、体积、比例等部位加以改变,使之扭曲变形,变成能够凸显剧中人的性格特征,创造出溢满童趣的艺术形象,以符合儿童的欣赏习惯。
木偶头是木偶设计制作的重要部分,头的形状大小和脸部表情,是和剧中人的性格息息相关的。设计师与雕刻家在为木偶造型之前,必须熟悉剧中人的性格及其所处的环境,比如:是善的还是恶的?是美的还是丑的?是诚实的还是好恶刁的?是勇敢的还是懦弱的?是正直的还是阴险恶毒的等等。以此来表现木偶瞬间的“固定表情”,专注夸张变形,性格化了的“固定表情”是适度的,不是暴露无遗的。人各一面,互不雷同,各自配以不同的服饰,在操纵者的牵引表演中,达到传神的效果。
夸张是变形的起步,辟邪是夸张的结果,夸张和变形,是赋于木偶灵魂的必要手段。应根据木偶剧的艺术规律,学习漫画,运用籍的手法,艺术地再现剧中人物,使木偶的人物形象表现得更美,更富于情趣与艺术魅力。
二、特殊结构的木偶舞台
不同木偶品种的命名,是依据木偶的支撑工具及其肢体挥动的动力源决定的。以提线木偶为例,铲状线板上拴着条条丝线,丝线的下端系在木偶各个活动部位,操作者一手提起线板,木偶就会站立,另一支手推挑动丝线,木偶就能做出种种动作与姿态。杖头木偶则依靠木杖(艺称“命棍”),上端固定着木偶的身躯,两根钢钎杆的上端分部拴在木偶的手腕上。操作者一手握住木杖下端,另一支手握着两根钢钎杆高举过头进行表演。布袋木偶则须做一个略似手套的布袋,将木偶的头固定在布袋上端,操作者把手套进布袋,用食指操控木偶头,姆指与中指操控木偶的两支手,高举过头,凭着手指的灵活技巧进行表演。
由于木偶种类不同,表演手法各异,因而对对表演环境即舞台,也有不同的要求。简而言之,有以下三点:一是要提供符合该品种木偶的活动空间——表演区;二是必须有可以隐藏操作者的遮挡物;三是必须提供操作者进行表演的合适位置,如提线木偶,操作者必须站在表演区的后上方,反之,杖头木偶则必须站在表演区的后下方。
温州的平阳、苍南、文成、泰顺、瑞安等地历来盛行提线木偶与布袋木偶,民间演出频繁,但条件却十分简陋。比较原始的提线木偶舞台,俗名“一条龙”,老式的宅院,堂屋的阶沿,上铺一条草席,就成为木偶戏的表演区,草席后面排列一字排列几只戏箱,供操作者站立,在草席与戏箱之间挂一块布幔,高度不超过操作者的胸部,一个最简单的木偶表演舞台就搭成了。还有一种扁担戏,在一人多高的可以拆装的简易木架上,四周围以布幔,就在这占地不足一平方米的布筒里,地上放着戏笼与锣鼓架,操作者用脚敲打锣鼓,口中念词唱曲,双手高举布袋木偶伸出布筒进行表演。演毕,把木偶与道具收拾到两只戏笼里,用一条扁担挑了就走,所以称之谓“扁担戏”。
随着时代的进步,温州的木偶舞台大为改善,即以提线木偶为例,上世纪50年代,出现了“木架一条龙”,舞台增高加宽,更为扎实牢固。70年代,平阳木偶剧团登上了铁架天桥舞台,从而打破了一种舞台只能演一种木偶样式的状况,实现了在一出戏中,把各种不同演出形式的木偶如提线木偶、布袋木偶、杖头木偶乃至人偶等集中到一个舞台来表演,大大增强了木偶的艺术表现力与舞台的纵深立体感。木偶表演舞台的改变,对木偶戏的表演艺术而言,是一次重大的艺术改革,对木偶戏的进一步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铁架天桥舞台”是用铁质部件焊接组装而成的,它集提线、布袋、杖头等各种木偶的舞台功能,还吸收了戏剧舞台的软景区与天幕景区的装置,舞台共分上、中、下三层,上层是3米多高的天桥,是提线木偶的操作区。天桥是复式的,有前后两座可以相通,为操作者的活动区域提供更大的空间,前后天桥的线板交接与合作,大大增加了木偶表演高难度动作的精确性。舞台最下层是杖头木偶与布袋木偶以及特技的操作区,约有1米多高。中层是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木偶表演舞台,观众在这高约2米,宽约6米的舞台前观看这绚丽多姿妙趣横生的木偶戏。
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平阳木偶剧团对“铁架天桥舞台”进行了多次改进,由原来的一个表演台面,扩展为前台、中台与后台三个层次的表演台面,使木偶表演区的深度增加了两三倍。舞台框的宽度,也由原来的6米扩展为近8米。他们还打算运用更加轻便的材料与简捷的装搭工艺,使“铁架天桥舞台”更臻完善。
三、妙趣横生的布景道具
就全国而言,许多木偶剧团演出的剧目,是从传统剧目中移植来的,大都是神话剧或歌颂历代有志少年事业成功的故事剧。遗憾的是,这些剧目的布景道具也原封不动或稍加改造搬了过来,缺乏创新精神。
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曾说:“中国传统戏曲的布景在演员身上。”传统戏的一个圆场。就表示他走了千百里路。一组跋山涉水的舞蹈动作,就展现了剧中人冲破艰难险阻奋勇前进。移步换形,景随人异,看山似山在,见水如水流,小小舞台蕴藏着万里山河、朗朗乾坤。这种虚拟的时空表现方式,木偶舞台是无法完成的,即使如法炮制,小观众也难以看懂,更无法理解。
在木偶剧中,就需要写实的舞台背景,举例说,剧中人如果处身在一个险恶的环境中,编导与舞美设计师就应根据儿童的欣赏习惯,让布景和道具参与“表演”,甚至可以喧宾夺主,运用舞台的声光技术与立体造型艺术,制造多变的舞台环境,给人以险象丛生的感觉。木偶剧的舞台美术,需要的是直观、夸张而富于动感的童趣,以产生巨大的冲击力与感染力,给小观众带来心灵的震撼与愉悦感。
木偶剧表演中,情节进程的形象性与交代性,与人戏舞台是相同的,交代故事的五个要素:时、地、人、因、果。不同的是,木偶剧在舞美方面必需追求的是多样性与情趣性——
(一)、布景道具的夸张变形,必须与木偶人物的造型同步(变形程度的分寸因戏而定),包括布景形象的变化与及其色彩处理与灯光的运用等;
(二)、舞台美术必须要统一于木偶剧确定的戏剧风格与演出样式,是传统的或现代的?是科幻的或民间的?是国画式的或西洋画式的?是儿童画或几何图形的?一戏一种样式,一戏一种风格,制作材料,整台戏都必须统一和谐,才能取得完美良好的艺术效果。
笔者曾与黄文启先生合作,为平阳木偶剧团演出的10个戏作舞美设计,其中的《景阳岗》与《破缸救人》是中国水墨画式的;《火中取栗》的布景和造型,采用的是稚拙的儿童画;《时针飞转》是儿童科幻剧;《龟兔赛跑》中树木花草,是抽象的几何图形;《花灯缘》、《水漫金山》、 《三姐下凡》则是翻新的神话剧。
(三)、少年儿童的想象力充满童真和童趣,在他们的想象世界中,桌椅有腿会走路;带嘴的茶壶会唱歌;带有旋转翼轮的电风扇会飞翔;机库里的飞机会下蛋。他们会感叹广寒宫的单调与寂寞,崇敬吴刚的刻苦与勤劳;他们甚至会希望自己长出翅膀在太快飞翔,与外星人一起探索宇宙的奥秘……从这一意义上说,木偶剧的舞美设计者必须要有一颗童心,让幻想如同天马行空似的放纵驰骋,与孩子们的心灵叠印在一起。
《时针飞转》的整个舞台,被设计成一座巨大的“555”牌座钟,剧中人就在这座时钟里演绎着爱惜时间的科幻故事。“朴克宫”是由一副朴克牌组成的;“知识宫”是一本精装的书籍构成的;“懒鬼山”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山石风化后的魔鬼头像——鹰钩似的鼻梁,深陷的眼窝,显得阴森恐怖。大懒鬼为阻止徐亮夺回失去的时间,就变成巨大的毒蜘蛛,吐出的蛛丝结成网,封闭了整个舞台口;顷刻之间,大懒鬼又把蛛网变成大风车,妄图迷住徐亮的双眼,鲜艳的花丛中,突然幻化出景色美女来迷惑徐亮的心。在时间老人与机器人小朋友的帮助下,徐亮毅然登上飞船飞向天际。而这个讨价还价天际一同延伸到了观众席的上空。于是,整个旧城沸腾了,小观众们在沉浸中尽情地跳着、叫着、欢呼着追逐飞船,鼓励徐亮战胜懒鬼去夺回失去的时间。
(四)、了解不同木偶的优势及其局限性,舞美设计师才能准确提供不同木偶所需的表演空间,有助于形成合理的时空环境。在“铁架天桥舞台”上,身材最高、整体形象最完美的是提线木偶,表演生动、细腻、抒情、优美。因为是提线,所以能够悬在半空,上天翱翔,下海畅游,可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提线木偶被业内人誉为“海陆空艺术”。布袋木偶体型最小,动作灵巧敏捷,擅长武戏打斗。杖头木偶的个头比提线木偶略略小,但比布袋木偶大,可以文武全材,不足之处是,它和布袋木偶一样,没有腿脚,成了“半截人”。舞美设计师必须设计低矮的景物,使之与表演的“半截人”相适应。
《水漫金山》中的金山寺门外一景,山门前的石阶,被夸张得失去正常的比例,目的是为了给提线木偶的小沙弥提供表演的平台,蹶臀撞开山门,蹭台阶、爬台阶、滑台阶、滚台阶……把这个小胖和尚的幽默、胆怯、幸灾乐祸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一系列巧拙相间的生动表演,总会引来观众的阵阵笑声,波光粼粼、千姿百态、色彩斑斓的珊瑚,簇拥着流光溢彩的水晶龙宫,龟元帅宣旨:“力助白娘子,踏平金山寺”。小旗一挥,队列整齐的虾兵蟹将雄纠纠、气昂昂向远处海面游去。随着音乐的节奏,观众席里会情不自禁地响起合拍的掌声。
水漫金山,激战正酣,乌云翻滚、白浪滔天,提线的白娘子腾云驾雾,挥舞着双剑与一个天将厮杀,杖头的小青挥舞着绿色大旗,把天兵天将打得落花流水。此时的观众看到,提线的天兵在舞台上连续不断地滚翻。小青身后是第二个层次:在一道土坎后面,体型较小的杖头木偶的天兵天将与虾兵蟹将正在捉对厮杀;第三个层次的礁屿上,布袋木偶的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这种运用不同的木偶形式,在多层次、多空间的状态下共同协作,营造出一个个恢宏壮观的激战场景,正体现了舞美设计师的良苦用心。
(五)、木偶剧的剧目大多是以童话、神话与科幻题材构成的,上天下地、腾云驾雾,童话梦境,神话世界,动物王国、宇宙洪荒……都是木偶剧舞台经常展现的场景。为了更好地营造这些变幻莫测的环境氛围,除了设计者的巧妙构思之外,也需要借鉴过去戏曲舞台上常见的机关布景,同时,还需要深入学习电气、光学等现代科技乃至化学、物理等多学科的知识,充分利用新颖的造型材料,力求光怪陆离、气象万千,以增强演出的趣味性与可看性。
民俗风情剧《花灯缘》,集中表现了“一见钟情、托媒说合、终成眷属”中国式的爱情三部曲。故事是从观灯开始的,因此,舞美设计者便在这个“灯”字上大做文章。演出开始时场灯渐暗,在紫色光的作用下,舞台上逐渐显示出一座巨大的走马灯,当《演职员表》走尽时,台边又迅速旋转出三只大型的红灯笼,音乐声中,三盏灯笼嘎然而止,变成霓虹灯似的三个大红字:“花灯缘”。“一见钟情”之后,公子与小姐欲请土地公、土地婆为其说合,而土地公与土地婆则是从庙门前的两株枯树幻化而成的,当这美满姻缘成就之时,土地公振臂高呼“拜堂成亲”,此时,场上没有暗转,原先平淡的厅堂,瞬间变成了红灯高悬、挂满喜幛、红烛高烧的喜堂,当土地公高呼“新郎新娘上堂”时,厅堂正中的一对龙凤花烛不点自燃,令观众啧啧称奇。
《景阳岗》原是我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中一个妇孺皆知的英雄故事,必须借用传统的表现手法来表现武松的英勇气概。舞台正中是一幅经过装裱的国画,刚劲有力的书法,成了剧情提示。这是一幅近10米的长卷,依靠机械装置缓缓移动。台口的硬景片,则靠钢丝与滑轮进行牵引,它们都随场景的变换而转动,不闭幕,不暗转,一气呵成,演员原地行进,布景转动倒退,既增添了武松的醉态,又增加了打虎的动感。
(杨轲,温州市艺术研究所一级导演)
 

 
上一篇: 融技于戏
下一篇: 田都元帅与平阳木偶戏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