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次数 站内搜索
名家名段
名团名剧
瓯剧研究
昆剧研究
越剧研究
木偶剧研究
其他戏剧研究
融技于戏
发布日期:2013-07-06 点击次数:[2547]
 

——浅谈木偶剧的舞台美术
——浅淡提线木偶的操纵表演
卓晓军

提线木偶表演是指演员操纵提线木偶以表演故事的特殊戏曲形式,它的表演过程与其它戏曲形式不同,是二元体的表演创作结构,演员不是直接把自己展现于舞台空间,而是利用木偶作为载体进行故事搬演,演员和木偶两者缺一不可。小小木偶虽然看似无血无肉,但是经过演员巧手的拨弄却能把各种戏曲人物表现得活灵活现和形神兼备,高妙之处着实叫人拍案称奇。
本文以平阳县木偶剧团表演的《水漫金山》等剧为例,通过外部表现形式和内在情感体验两个方面对提线木偶的操纵表演进行探析,从而总体把握角色塑造过程中追求动作程式美和表达角色情感真的完美结合。
一、外部动作表现 程式运用要求丝丝入扣
动作程式是提线木偶操纵表演的基本单位和具体材料,是操纵技巧的集合和概括,由于提线木偶自身特殊的规律,动作程式的形成也有着鲜明的特点。操纵表演主要靠根根丝线来体现,所有丝线都集中到一块勾板,演员攥着勾板操纵,熟练运用提、转、勾、挑、甩、抡、闪、摇等技巧动作,通过对丝线的提紧与放松及其上下左右的运行,控制木偶形体的动态,划出空间移位的轨迹,创造出了一套套精美的动作程式,如文人执笔书写、武将拔剑厮杀、娘子梳妆打扮、妇人提壶倒水等等。
提线木偶的操纵表演离不开动作程式,正是根据人物性格和规定情境的要求,把大量的动作程式按照一定的生活逻辑和舞台逻辑组合起来,才能演绎完整的戏曲情节。例如《雁荡狗娃》中亮亮他们为了戏弄鬼子,爬在大树上,设机关一下子把红柿砸向鬼子头上,搞得鬼子满头沾满红柿;设机关布藤绳,鬼子在搜索时一踏上机关,即把鬼子吊在半空呼喊救命,当鬼子正要集合抓捕亮亮时,劈下马蜂窝,群蜂如旋风似地扑向鬼子乱叮乱咬,咬得鬼子个个抱头狼狈而逃;楠溪江竹排搏斗之时,亮亮他们机智而勇敢地用渔篓和渔网罩住鬼子……一个个动作的巧妙处理,连贯流畅,看着简单,其实演员双手每时每刻都操纵着数根丝线,按照角色的线规组织着动作,成千上万个动作变化,要是丝线组织不好,木偶必定要在改变动作中死去,所以动作程式的编排组合极为关键。
动作程式的运用也不是随意进行,动作程式虽然源于生活,但不是照搬照抄生活,要在生活的基础上加以补充和改进,适当采用想象、夸张、省略和装饰等一系列虚拟手法。例如《水漫金山》“索夫”中许仙的甩发表演,连续甩了十多下,生活中绝不可能有如此甩法,要是如此甩法岂不甩得头昏脑涨,而夸张手法的运用,显得更加优美更加精彩更加形象,把许仙想跟白娘子下山的急切心情充分表现出来;“水斗”中小沙弥躲在江边岩后,见大龟游来,忙用棒击打,被大龟咬住木棒拖下水去,小沙弥游泳上岸,又被蚌夹住后腿,几经挣扎,终于逃脱,这场水斗的场面复杂激烈,演员通过大胆的想象和生活的夸张,牢牢控制好小沙弥的丝线,一个又一个动作有节、有拍、有快、有慢、有动、有静、有进、有退,精心地设计程式,程式与程式的衔接没有半点空缝可钻,使得小沙弥这个“死”木偶惟妙惟肖地“活”于舞台。
提线木偶的操纵表演是一个复杂的表演体系,动作程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可以完善可以创新可以发展,但是万变不能离其“宗”,必须遵循艺术表现的规范,必须合乎提线木偶的发展规律,所谓“戏不离技,技不压戏”,戏与技的完美结合要求程式运用必须丝丝入扣。
二、内在情感体验 角色塑造要求形象生动
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说过:“要全神贯注地进入到角色里去,这样才能产生出角色当时的思想感情,才能表现出角色的神态,才能使观众受到感染。”要想在舞台上表演得生动感人,塑造出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演员必须通过精湛的表演把角色内在的情和外在的美传达给观众,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内在情感体验过程。
提线木偶操纵表演的内在情感体验比起别种戏曲形式更具难度,木偶是演员向观众传达感情的唯一媒介,然而木偶本身没有生命,没有灵魂,没有感情的起伏变化。演员只能通过根根丝线把主体情感与观念意识注入木偶,做到把自己的心装入木偶的腹中,木偶由此获得了生命感悟和精神气韵,有了精神性的意象与精确性的感觉,演员对木偶动作的控制便具有了内涵,由此构成蕴含意味的形式。
《水漫金山》中的小沙弥,木偶造型的脸部表情是固定僵化的,它体现的只是角色单一的瞬间神态,无法像人一样以细微的脸部表情来表达丰富的内心变化,要想把这个角色演活,内在情感体验必然要更加深入,演员从一开始小沙弥慢慢地推开山门,然后走出山门,接着一步一个台阶,就把自己角色体验所孕育的情感、意志、情绪,延伸到木偶的体态动作之中,使之传情传神。当小沙弥知道白娘子是妖精,那种快速逃进山门的跳跃式操纵表演,情感体验融于动作表现,把小沙弥演绝演活了,虽然脸部表情固定,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随时都是充满着喜怒哀乐等表情。如果演员没有与木偶悲喜与共,共同置身于规定的情境中,那么演出效果也许就会大打折扣。
操纵木偶既要注重演员自己与木偶上下动作、身段、表情的协调,还要用自己进入角色的情感,去刺激对方演员的操纵表演,再以对方演员流露的思想感情刺激返回到自己的操纵表演,使表演的角色感情连贯,使演出效果达到完美。只有使表演不成为机械的重复,而是有心理因素为基础的有机行动,才能使表演富有个性,演员心中之戏才能获得理想的形式,从而使自己与木偶达到统一,人偶合二为一,实现根根丝线完成对演员“情”与“灵”的传递与表达,角色塑造自然而然形象生动。
提线木偶的操纵表演,说到底就是角色的塑造过程,角色塑造是外部动作表现和内在情感体验的相互结合,操纵表演要根据角色需要,做到“从内到外、从外到内”两者交叉进行,以内在情感体验为基础去合理设计外部动作表现,以外在动作表现为手段去成功完成内在情感体验,从而达到内外相通的艺术境界。

(卓晓军,平阳木偶剧团副团长,二级演员)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 木偶剧是美术剧
关闭窗口】    [Top]
 
浙ICP备13027609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优谷科技